打拉池:延续千年的古道重镇(下)

A

一座寺庙: 打拉池的宗教中心,千百年来让民众的灵魂有所皈依

  打拉池地区的宗教氛围非常浓厚。千百年来,这里陆续创建传承下来的宗教场所主要有佛教寺院红山寺,伊斯兰教打拉池清真寺,接云观、龙凤山、潮云观等众多的道教庙宇,还有民间信奉的各路神祇,如城隍庙、火神庙、二郎神庙、马神庙、子孙宫等等。

  红山寺的建筑现在分为佛教和道教两部分,东为道观,西为佛殿。我们先来说说佛殿。

  丝绸之路开通后,佛教沿着丝路古道传入中国。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得到了很大发展。各种佛教流派,纷纷传入中土;佛教典籍被大量翻译,全国各地广修佛寺,佛教信徒迅速增多。打拉池地区作为丝路古道的重要节点,佛教也是在这一时期传入的。

  红山寺,原名开元寺,位于打拉池的西面,因而也叫西山寺。据《法显和尚西行记》记载,东渉僧人法显,率弟子四百余人,西出关中,渡陇坂,去姑臧(今武威)拜佛,行走到黄河以南,即今靖远、平川、宁夏海原地区时,受到当时割据此地的鲜卑族人建立的西秦国——乞伏乾归政权的阻挠,未能过河西去,法显和尚遂将400弟子遣散各地进行宣教建寺。在今靖远、平川、海原、中卫地区开凿石窟创立佛寺,法泉寺、开元寺(红山寺)、西华山(天都山)石窟,都是此时由法显弟子创立。郭兆瑞、刘钟琦在《碑文抄录》中记载,红山寺佛功始于法显和尚,由师弟法了和尚同弟子二人宣教始建,法显弟子开窟凿石历经十余载,窟内塑有三世佛三尊,护法神六尊。石窟门口刻有佛学对联:

  法身报身及化身,三身原来是一身。

  一千多年来,开元寺数历战火兵灾,屡受地震毁坏。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熙河帅姚雄、怀戎堡供备库副使张安泰主持在今共和镇政府所在地,重建寺院,并命名为“崇宁寺”。据当地老人讲,崇宁寺原有两座砖石结构塔,塔高三丈余,塔内葬有两位高僧,师傅叫张新渊,法号释园德兆,享年九十四岁,圆寂于南宋绍兴十九年(1149年);徒弟叫欧朴贤,法号醒世将军,半路出家,行伍出身,享年一百零八岁,圆寂于南宋乾道九年(1173年)。1974年7月,由于在崇宁寺原址办砖场,塔基被村民掘开,两位僧人的尸首在800年后现出,面如生还,肌肤还有弹性,只是衣物化解,当地居民又另找一地掩埋。 

  明万历年间,地方绅士募集银两五千,修建窟前打鼓及东西两殿、法王殿、药王楼、灵官楼、苏武庙、土地祠等,红山寺由此远近闻名。清同治二年,红山寺再遭兵灾战火,旧址毁灭殆尽。光绪二年,乡民又募资重建,红山寺原貌基本被恢复,但在民国九年的海原大地震中,所有建筑再次全遭毁灭。民国十二年,打拉池乡民再次重建红山寺,不幸“文革”期间又遭尽毁,红山寺的现有建筑为1983年后当地民众企业界人士捐资建造而成。目前,佛殿已建成山门、大雄宝殿、药师佛殿、西方三圣殿、万佛塔等建筑。

  相比佛寺而言,位于东面的道观——接云观目前非常兴盛。据史料记载,打拉池接云观始建于元代,由住持张周桐建观,原有九天圣母殿、镇江殿、青马殿、土地山神祠等,后经兵灾、山洪、地震破坏被毁,后来,原址被建成飞机场。观内所藏的《大五部》《小五部》《科考》《灵宝文检》等木板经卷,由信教群众抢救保存了下来。1991年,当地信教群众筹集资金,移址在红山寺兴建新的接云观。现在,从山门进入,沿着一条中轴线从下向上,依次是天师府、文昌宫、芙蓉大帝殿、二郎真君殿、蟲王殿、三清宫、三官殿、火帝殿、娘娘殿、白马都督殿,最后到达润皇阁。接云观建筑雄伟壮观,现已成为打拉池地区道教的中心。

  除接云观道教建筑群外,打拉池地区还有龙凤山道教建筑群和屈吴山上的潮云观道教建筑群。打拉池人极其重视龙凤山、屈吴山、红山三山寺观的修建。龙凤山在北,是打拉池的主山、背山和靠山,屈吴山在东南,是打拉池人的向山。讲究风水的人认为,在主山和向山上广建庙宇有利于打拉池人财源广进、人才辈出,而红山寺襟带黄河,总览打拉池古城。屈吴山雄峰,是地理上的枢纽,所以庙宇更要辉煌,这样才能给打拉池带来兴旺之象。

  龙凤山在打拉池的北面,俗称老爷山。据传,唐时敬德在此建庙,名为“祖师殿”,供奉真武大帝。原打拉池老君庙里的大钟名为“十里唐钟”,民间相传也为敬德所铸。后来又建骊山老母庙和磨针楼。据说,当年真武祖师修行中途想放弃时,骊山老母变成一个老太太磨针教化于他,真武祖师因此感化而得道。北宋时,此地守将张安泰修建了太上老君殿。明时,靖虏卫指挥使李栋又扩建了龙凤山,石牌坊、左右天王殿即为李栋所建。清代,龙凤山又建成马王殿、赦招楼等。上世纪80年代开始,当地人又陆续建成娘娘殿、土地祠、三教堂、龙王宫、北武祖师殿等。

  屈吴山在打拉池的东南方,与龙凤山双峰对峙,因其山清水秀,为仙家修行参道之圣地。山北麓的中佛山总佛寺,据传为唐贞观十九年(645年)玄奘大师取经归来时驻锡建殿,并收徒,名为屈德、吴尚之地,距今已有1400年的历史了。20世纪80年代,总佛寺开始大规模重建,目前已建成万仙殿、东西二大殿、太阳宫、月亮宫、天桥楼等。

  屈吴山西麓的柳林沟潮云观,是打拉池地区的又一重要道教活动场所。潮云观始建于元末,其后屡建屡毁,其中明宣德元年(1426年)、明万历九年(1581年)、清道光八年(1828年)、民国年间均有建设。“文革”期间,潮云观全遭毁坏,从1981年开始又进行了重建,目前共建成五楼十八殿和佛院三殿,错落分布在屈吴山山腰间。从元末开始到现在的600余年间,潮云观香火不熄,足见当地民众对道教的信仰之深。

B

一座红山: 见证着曾经的红色岁月,留下了共和国创建者的足迹

  打拉池这座古老重镇,现在已成了一处著名的红色胜地,它把中国革命史上最伟大的事件——长征和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最富传奇色彩的军事天才彭德怀将军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上演了一幕波澜壮阔、气势恢宏的革命正剧。

  1936年,先期到达陕北的红一方面军,在东征结束后,又奉命西征,以扩大苏区和迎接二、四方面军。5月,中央军委下达西征命令,决定以红一方面军第十一、第十五军团和第八十一师、骑兵团等共1.3万余人组成西方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分左、右两路向甘肃、宁夏挺进,以实现扩大、巩固根据地和迎接二、四方面军北上的战略目标。左路军主要由一军团组成,军团长左权,政委聂荣臻;右路军主要由十五军团组成,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

  8月初,二、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已进抵甘南哈达铺地区,并致电中共中央,红二、四方面军主力可于8月中旬向西(安)兰(州)大道静(宁)会(宁)地段进发。中央要求西方野战军分左、右支队南下,积极做好迎接二、四方面军的准备工作。

  遵照党中央、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彭德怀开始运筹帷幄,调整部署行动计划。8月底,西野左路军从宁夏预旺堡、同心、黑城镇地区出发,左权、聂荣臻率红一军团直插静宁、隆德地区,一师师长陈赓、政委杨勇率部队占领了静宁县的界石铺。徐海东、程子华率右路军十五军团西进海(原)、靖(远)一线。

  9月13日,红十五军团七十三师作为先遣支队,在政委陈漫远的率领下,经海原占领打拉池。红九团在打拉池同国民党守城民团发生激烈战斗,敌部分逃跑外,其余均被俘获。先遣支队到达后,分散驻扎在打拉池、小水、老庄、水泉、响泉、周家地等十多个村庄。西野司令彭德怀已把打拉池作为策应二、四方面军,实现三军大会师的大本营,他命令部队在当地及周边地区迅速开展建政活动,积极筹措粮草物资,动员群众有粮的出粮,有钱的出钱,无粮无钱户向红军提供磨坊锅灶,加工面粉和熟食,组织妇女赶制军装和鞋袜,积极准备各种军需物资,为策应二、四方面军做好物质准备。

  9月30日,十五军团骑兵团团长韦杰、政委夏云飞接到军团首长徐海东的电示,命令他们率领骑兵部队以急行军奔袭战术,于10月2日打下会宁县城,迎接二、四方面军会师。当晚11时30分,韦杰和夏云飞率军从部队驻地——宁夏同心附近出发,一路疾行。他们白天隐蔽,晚上行军,行程300里奔袭会宁。10月2日凌晨,经过激烈战斗,骑兵团全歼守敌300余名,胜利占领了会宁县城,为二、四方面军进驻会宁、实现三大主力会师扫清了障碍。

  此时,彭德怀司令员经海原县月亮山进入平川区种田乡境内,而后经大小神木山到屈吴山水岘滩,10月4日到达打拉池。一到打拉池,他立即让参谋们带他四处查看地形。当他来到打拉池堡子西边的一座红砂岩石山上时,落日的余晖正把此山照得通体红亮,彭总心情豁然开朗。他问身边的参谋,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参谋回答说,这山没有名,倒是山上有座寺庙,名曰开元寺,该寺大雄宝殿内有北魏时期开凿的一座大石窟。彭德怀带着参谋人员实地考察,他看着沐浴在夕阳余晖下红得透亮的山岩,兴奋地对大家说:“这山的石头是红的,太阳一照,红上加红,今天,我红军将士又登上此山,就叫它‘红山’,这寺庙就叫它‘红山寺’吧!我们的指挥部,就设到这个石窟里!”随行人员立即进入石窟,装电话,挂地图。一位作战参谋按照司令员的吩咐在刚刚挂起的地图上标上了红山、红山寺两个地名。从此,由彭德怀命名的红山、红山寺就在当地老百姓中叫开了。

  10月9日,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等率领红四方面军进入会宁,与前来接应的一方面军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一军团一师师长陈赓握手拥抱。10月10日傍晚,在会宁文庙大成殿举行了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庆祝大会。10月18日,红一军团二师政委萧华率领的红五团和师政治部宣传队及后勤人员在会宁老君坡与红二方面军指挥部和主力部队胜利会师。经过短暂休整,10月20日,红军从会宁县城撤出向北进发。10月23日,朱德、张国焘率红军总部和四方面军四军、三十一军到达打拉池,和西方野战军会师。打拉池会师,是红军三大主力在1936年10月大会师中级别最高的一次会师——红军总司令朱德、红军总政委张国焘、红军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在千年古镇打拉池握手相拥,两军战士欢呼雀跃,欢声笑语弥漫在古镇上空。

  在打拉池期间,朱德、张国焘、彭德怀等红军首领在各村庄访贫问苦,看望农会会员,慰问为红军筹粮、磨面碾米的积极分子,和他们拉家常、谈心,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深受乡亲们的欢迎。又召开各层级会议,通报相关决议,分析国内外形势。10月29日,红军总部做出决定,第二天将全部撤离打拉池。10月30日凌晨4时,红军全部撤离打拉池,沿屈吴山麓东行,经牛拜、狼山、双铺、黄峤向海原一带进发,并逐步进入陕北革命根据地。至此,西方野战军西征,策应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三大主力大会师的任务圆满完成。在此期间,红军将士在打拉池及周边村庄共驻扎了48天。

  正因为如此,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靖远矿务局在打拉池以东的西格拉滩一带兴建煤矿。计划报到中央,审批的主管首长正是当年进驻过打拉池的一位红军战士。他看完资料和地图后说,这不就是当年红一、四方面军会师的地方吗?于是提议,并经请示总理、朱老总同意,将该矿区定名为“红会”,意即红军会师的地方。从此,中国版图上就有了“红会”这个新地名。20世纪70年代初,白银至宝积山的铁路——白宝铁路建成,终点站宝积山距打拉池10多华里,在上报为宝积山站定站名时,国家有关部门将“宝积山”改为“长征”,将紧挨的一个小站定为“挺进”,据说也是当年在打拉池生活战斗过的老红军提的方案。这些新地名的确定,和当年红军进驻打拉池,两大主力会师打拉池事件有着密切的联系。

C

一座机场: “雄鹰”曾经翱翔,这里培育过共和国的首位航天英雄

  在打拉池,还有一座机场,民间称为打拉池机场,官方则称打拉池场站或靖远场站,性质为军用,位于红山寺的脚下,机场跑道将近2公里,一直通到共和镇小水村和老庄村,占地面积近2000亩。

  这个场站1970年开始兴建,一代名将粟裕曾亲临打拉池指导机场建设与战备工作,1974年12月,机场建设完工。1977年,根据当时军事斗争的需要,又进行了扩建,属二级战备机场。

  “1972年7月,根据兰州军区空军党委命令,组建空军打拉池场站保卫队,代号为2968部队。1973年5月更名为空军靖远场站,临时机构代号为5484部队。1974年7月1日正式番号为空军打拉池场站,定为乙种场站。1974年12月30日,根据空军司令部74号通知,兰州军区空军司令部(74)3号通知,空军打拉池场站归属航空兵第47师建制,属空军47军管辖。1975年8月1日,场站代号改为86381部队。1978年12月,航空兵第45师由安徽省蚌埠机场调防进驻打拉池机场,同时场站由47师划归45师建制,场站由乙种场站扩建为甲种场站。1986年3月航空兵45师师机关迁往临潼,场站由甲种场站改为乙种场站。1988年5月1日由打拉池场站改为靖远场站。1992年10月空军部队调整,将45师分编到其他空军部队。1994年10月场部由乙种场站改为丙种场站。跨过二十一世纪的门槛后,移交地方管理。”

  以上这段文字描述的是打拉池机场的建置、归属及根据战略需要不断调整的过程。交给地方后,由于位置偏远,无机可飞,地方也没有成立专门的机构进行管理,致使打拉池机场被废弃,曾经宽敞的营区房舍成为鸡鸭牛羊的乐园,秋天又成为当地农民的晒谷场,有时还是赛车手的比赛天堂。但这种情况在2015年终于结束,陆军航空兵某部入驻,开展直升机训练,打拉池机场又获新生,继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1949年出生的《北京晚报》记者纪从周,有过16年的军旅生涯,其中11年就在打拉池场站当技师,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打拉池。他在《难忘打拉池》一文中披露,打拉池机场是毛主席亲自批示的“8702工程”。当时空军给军委报告,要在甘肃白银地区修建一洞库机场,因修洞库需要较好的山体条件,最后选在打拉池,代号“8702工程”,军委呈递毛泽东主席后,毛主席批示同意。

  他还在文中说,打拉池的工区先遣组是1970年6月1日进驻的。当时的形势就是“加强战备,准备打仗”,而指导思想是“山、散、洞”,即靠山分散隐蔽。部队营房依山就势,不讲方向。为修建打拉池机场,国家花费了巨大财力。

  杨利伟,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航天英雄,他是中国第一位进入太空的航天员。但不为许多人知道的是,杨利伟曾在打拉池场站从事歼击机飞行达六年时间。天生聪慧加上勤奋努力,他不久便成了师里的飞行尖子,后来又成为一名优秀的歼击机飞行员。

  1983年,杨利伟考进了空军第八飞行学院,1987年毕业后,分配至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做飞行员,也就在这时,他来到了打拉池。1995年9月,载人航天工程指挥部从空军现役飞行员中选拔预备航天员。1997年4月,杨利伟在临床医学、航天生理功能指标、心理素质的测试中都达到了优秀,成为预备航天员的一员。2003年10月15日9时,杨利伟乘由长征二号F火箭运载的神舟五号飞船首次进入太空。他和技术专家的创举使得中国成为第三个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杨利伟成了全国人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

  遨游太空后在接受媒体访谈时,杨利伟深情地回忆了业余时间读金庸武侠小说及在打拉池附近山坡上漫步散心的情景。他脚下徜徉过的这个地方,正是先烈的鲜血遍洒过的沃土,他挑灯夜读剑侠的宿舍,正建在当年红军御敌的故垒上,这是多么神奇的巧合。而这,也是打拉池这片土地的光荣。

  一位叫“山文丰”的网友,以《我的军旅生涯——打拉池》为题,记录了他在打拉池机场曾经有过的那段生活经历,读来倍感亲切。

  “打拉池冬天气温特别低,最低零下达30度,部队营房全部用火墙取暖,室内温度很高,我们的工作服冬季全部是羊皮做的,皮帽、皮袄、皮裤、皮靴、皮手套。皮袄一年四季皆有用,冬天穿在身上御寒,夏天早上披在身上挡风,中午铺在地上睡觉。打拉池早晚温差较大,有‘早穿皮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的说法。当然打拉池也有优点,夏天气候特别好,白天睡觉盖被子,晚上睡觉没蚊子,西瓜特别甜,瓜子特别香,姑娘脸蛋特别红。”

  “打拉池机场是我们团第一次启用,记得我们转场到打拉池那一天,场站警卫连、场务连,几乎所有能拉得出来的部队干部、战士都拉到机场值勤,四邻八乡的老乡都赶来参观,看到飞机落地,胆大的老乡就跑到飞机旁看,有老乡惊呼,这么大的东西也能飞得起来,声音这么大怪吓人的。”

  “当时机场设施、营房设施都很简陋。我们团驻地在一区,机场的西头,停机坪也在机场西头。从机场到四站连,经过机务四中队爬上小山坡,下来后是灯光球场,向西是团司令部、政治处、飞行大队、机务大队、礼堂,向南是机务一中队、二中队、卫生队,向北是家属区、航材股。二区是场站所在地,在跑道东头,在一区二区之间有气象台、航行调度室、洞库连。”

  “我们住在山沟里面,战士们活动范围也很小,每天是三点成一线,宿舍、饭堂、机场,星期天、节假日没地方去,就爬山,到老乡的庄稼地里逛。战士们的生活单调,那时没有电视,电影是1、2个月师部才送一两部胶片到打拉池,我们才能看到一两次电影,大多数是看了几遍的样板戏。有一次看朝鲜的《卖花姑娘》,大家谈论了好几天,主人公花妮、顺姬姐妹坎坷的命运和优美歌声曾让许多人流下热泪,后来看到国产片《小花》,陈冲、刘晓庆就成了战士们的偶像。”

  ……

  打拉池,一个延续了千年的古道重镇,金戈铁马的岁月为其增添了厚重的历史。那座红色的石山,为后人留下了丰厚的精神遗产,正如当地的一位诗人所吟唱:

  那座红色的石山,叮当的凿石声响彻千年。漫漫丝绸古道,西行的驼铃跃过万水千山。

  那座红色的石山,经历了昔日的烽火狼烟。血雨腥风的日子,唯有古城与之相伴。

  那座红色的石山,演绎了与红军的旷世情缘。矗立山巅的纪念碑里,刻录了悲壮的漫山红遍。

  那座红色的石山,冲锋的号角仍萦绕塔尖。习习晨风中,雄征的大旗越发红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