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笔“太阳城”

      从兰州去敦煌,汽车放欢地跑,跑了一天半,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穿越千里戈壁,到达下榻的“太阳能宾馆”。

  稍事休息,我们便急切地走出宾馆,漫步街头,一览这西部边塞小城的容颜。
  这座小城简直是太阳的宠儿。已是下午四点多钟,太阳的光照怎么也比不上正午强烈,但西垂的太阳依然像一颗硕大的火球熊熊燃烧着。金丝般的光线从西天斜泄下来,罩住了全城。人走在大街上,如同走在梦幻之中。人们的头上像镶着半圆的金边,身上似披着闪亮的金纱。走动起来,金纱像被撕裂,停下脚步,金纱似又复原。
  受益于阳光的恩惠,这里的天又蓝又阔,这里的地又绿又静,这里的瓜果又香又甜,这里的蔬菜又鲜又嫩,这里的摊贩心直口爽,这里的姑娘眉浓目炯,这里的小伙言诚行笃……物也好,人也好,都有阳光浇铸的个性。
  于是,我给这座小城取了个十分光鲜的名字:太阳城。
  吃过晚饭,天凉了许多,进入浴室,打开太阳能热水器的喷头,热水哗哗流向全身,冲去的是一天的疲劳,留下的是太阳的因子,顿觉心旷神怡,很快进入甜蜜的梦乡。
  翌日早起,洗漱完备,用过早餐,便向莫高窟赶去。
  这是一座累聚千年,吸纳百代,傲视异邦,名压本域的东方艺术圣殿。这里的工程太艰难了,那悬崖中一孔孔幽深莫测的洞窟,一斧一凿都昭示着当年工匠们坚忍不拔的宗教信仰;这里的工艺太细腻了,那洞窟里一尊尊神采飞扬的众佛雕像,一抹一刮都流淌着当年雕塑家柔美舒畅的艺术才情;这里的色流太浓艳了,那洞壁上一幅幅飞天壁画,一笔一画都展现着当年绘画师空灵奔放的色味笔韵。
  这浩浩沙漠的深处,茫茫戈壁的一隅,因富有而矜持,因华美而简陋,因耀眼而深藏,因珍贵而险远。莫高!莫高!多么充满诗意的名字啊!执意要让每一个朝圣者,不远万里,长途跋涉,用自己的辛劳和汗水来换取应有的报偿。
  是的,古人都是有神论者,世间不如意,便求窟中仙。而我,此时此地,恍惚之中,也仿佛羽化,进入了一个澄明、宁静的世界,有些是我非我,非我是我的感觉了。
  第二天上午,本来是要去爬越鸣沙山的,但宾馆的主人说,大白天日照强烈,沙子晒得滚烫,体力消耗也大,于是改到了傍晚。
  我们乘着“沙漠之舟”,在声声驼铃的伴奏下,大摇大摆地来到山下,一座巨大的沙山横亘眼前。心想,大自然的神奇造化真让人折服,没想到一粒粒细小的沙子,谁也不屑一顾,竟然能堆积起如此惊人的庞然大物来。直观地诠释了“积土成山”“积沙成丘”的深刻内涵。
  说实在的,土石结构的山我是登过多次,细沙堆成的山我是连见也未曾见过。刚刚踩上脚去,稍一用力,脚底就被轻松地滑下。用力越猛越大,下滑越深越快。还没踩上几脚,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看来,越是柔软的东西,越能消磨人的意志。这便是“柔能克刚”的道理了。
  于是,我们静下心来,以柔软的心态对待柔软,用轻松的脚步抗拒轻松,执意与它纠缠。不看沙山的高低,只顾脚底的虚实,爬呀爬,爬呀爬,回头一看,身后竟然留下一长串自己的脚步,如同划下了一条灵动飘逸的曲线,一头在山底,一头在脚下,令人不胜惊喜。沙山无路。其实,路就在脚下。
  心无旁骛,脚不后退,只是一个劲儿往上爬,爬着,爬着,脚下突感平实,眼前豁然开朗,总算爬到了山顶。只要有了付出,回报不期而至。
  夕阳染红了辽阔的西天,也染红了连绵的沙山。光与影的线条只是切割出金黄和褐赭来,但毫无斑驳。山与山的联袂只有平缓的波荡,但毫无涟纹。天与地都被大自然铺陈得大方而清朗,流畅而明快,圣洁而崇高,原不怪历代高僧和艺人专来这里,宣示自己的信念,流泄自己的笔意了。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俯视背面山坡,依然陡峭无路,不由心头一紧,诚惶诚恐,缩项扭脸,伸下脚去,准备摔跤。然而,怪了,两脚下去,已哧溜滑下好几米,如同孩子溜滑梯那样轻松。再稍用力,好似壁画上的飞天那样飘逸。十来步就滑到了山底。想起刚才的紧张来,不禁为自己的无知哑然失笑。看来世界上的事情并不都在自己的设想之中。莫非岁月浮沉,四季轮回,沧海桑田,前世今生,动与静,进与退,生与死,毁灭与涅槃,瞬间与永恒,都在自然法则的预设之中吗?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沙山上跌打滚爬了半天,已是筋疲力尽,口干舌燥了,多么渴望树影的抚慰,水花的滋润,便急忙向山下一湾泉水奔去。泉不算大,长三四百步,宽五六十米,形似一弯新月,名曰“月牙泉”。水面芦荻摇曳,泉中野鸭游弋。心想,大漠苍茫,关山万里,鸭从何来?大漠中的如此一泉,泉水中的如此一景,真让人心醉神痴。大自然的造化之神秘,手笔之奇绝,真让人叹为观止。
  泉旁绿树氤氲,丽鸟啾鸣,庙宇飞檐斗角,掩映其中,似在透过青枝绿叶,诵颂这沙山的明净,默念这泉水的清纯,向往着向善的人生,企盼着安宁的世界。
  夕阳西下,明月当空,我们又乘着“沙漠之舟”,在驼铃的伴奏下,大摇大摆地向住地走去。
  庙宇里传来一声声钟磬之音,想必是僧侣尼姑们做晚课了。那声音清脆而悦耳,悠远而嘹亮,单调而绵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