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满腔的热情拥抱明天

      “用满腔的热情拥抱明天。”这是师范毕业时,老师给我的题词,那一年,我十八岁。此后,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趁着教育改革东风,我见证了普通教育和成人教育的双线发展。

  十八岁,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用心捧着英气荡漾、豪情万千的理想走来时,却被分到了一个偏远的煤矿子弟学校任教。单调,寂寞,迷茫,贫困。我将黑板、粉笔,课本、学生轮回成矿区戈壁的日月。
  矿区的黄昏比清晨还美好。落日又大又红,尽力挥洒着自己的余晖,慢慢西沉中,把苍山染成了金黄;群山苍茫中,多了一道殷红的血色,肃穆,庄严。在这满天的暮色里,我把灵魂铸成一尊黑色的雕塑,伫立在幽寂的矿山里……
  沉沉的夜色中,粗犷而不失柔和的秦腔曲调,使人沉醉又自失。当晚风凝聚成梦幻的灵光,轻轻地抚摸着,抑或是猛烈地敲打着,犹如溪水潺湲或雄风呼啸过我的灵魂时,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感慨万分。
  生活,从来不都是平静的。有时理想与现实的强劲反弹力,扯拽着我,消磨了生活的欲望。埋怨工资拖欠,兢兢业业却不被尊重;埋怨环境不遂人愿,起早贪黑,年华如水。
  但无论怎样,当黎明到来,我依然站立讲台,批改作业,在如饥似渴的目光中释疑解惑,在天真烂漫的花丛中教书育人。
  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暂行条例》等政策鼓励自学成才。顺应时代对学历的不断要求,参加自学考试,获取大专文凭,成为和我一样的很多中专生工作之余的主要生活。
  然而,我并没有走完这段路程。幸赖当时的政策,我参加成人高考,有幸成为西北师大的一名大学生,尽管是别人不屑一顾的成人大专班,但我仍然信心十足。当我的学生小学毕业时,我也取得了大专文凭。
  本以为,从此我不再只是一名合格的小学教师,可以站立初中讲台,但校长婉转地让我知道:你只能是小学教书匠。我也知道,焊接的文凭,毕竟不能和正牌的大学生相提并论。几经曲折后,我开始初中语文和历史教学,却诚惶诚恐,如履薄冰。
  时光流逝,不时听到校友中有人自学考试拿到了专科文凭,又在自学本科课程;其中不乏硕士毕业,更有攻读博士学位,著书立说者;有人跻身“优秀教师”“教学骨干”之列;虔诚地去参加一次隆重的观摩教学,走上讲台的竟是昔日的同窗……
  追求是一种主观精神的观照,是心灵处于安闲状态下对客观对象不具功利意图的精神情趣。天遂人愿,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发展成人教育的决定》“对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进行继续教育”,我所在矿区积极落实“具有大学专科以上学历和中级以上职称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的大学继续教育和专业培训、实践培训”的政策。
  时不我待,机不可失,我再次参加成人高考,再次踏上省城的求学之路。黄河之滨的甘肃教育学院,是省内唯一一所以教师教育为办学方向的成人本科高校,成为实现梦想的乐土。由为人师到为人生,我如饥似渴,一路采集文化的雨露,沐浴知识的阳光,终于,拿到了本科文凭。
  步入社会,重新走上讲台,我任教于一所高中。校园布局规划整齐,有假山池鱼,苍松翠柳,芳草青青,踩着那方格稿纸一样的石板路,顿生“曲径通幽处”的感悟。
  “要给学生一碗水,教师首先要有一桶水”,这种观念根深蒂固,成为评价一个教师是否称职的主要依据之一。当我自认为已是满满的“一桶水”,适应了教学工作,完成了各项任务,得到学生的喜欢,同行的肯定时,颇有一种成就感。
  美好的念头很快被打消了,我的同仁,或是西北师大的高才生,或是陕西师大的佼佼者,或是资历深厚者,或是经验丰富者——作为师范毕业的我,连高中的门都没有进过,凭什么如此满足与骄傲?
  时间倏忽,转眼间,我参加工作十年了,来到新的学校已过三年。三年间,一如平川的风从来都没有歇息,我的思想从来没有平静过,我的奋斗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尽管风吹过之后很少下雨。
  1996年,国务院决议设置教育硕士专业学位(Ed.M),2000年,西北师大开始招生,为中小学教师获取研究生学位开辟了通道。趁着教育改革的又一次浩荡东风,而立之年,我再次步入西北师大,回炉再造。这一次,既为人师,又为人生,双重历练,最终完成硕士研究生学业。
  这一年,我的毕业论文获“优秀硕士论文”,还被清华大学的“中国优秀硕博论文库”全文收录,并颁发荣誉证书和稿酬240元;这一年,我的学生参加“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喜获佳音;这一年,我参加甘肃省综合实践优秀论文、录像课评选交流,获一等奖。
  紧接着,我第一次获“优秀教师”称号,尽管是从教十五年来的第一次,尽管只是校级,但对我来说,的确是热泪盈眶的事。我并不否认,那天,我内心里最为脆弱的一面又被彻底撕开,温暖与痛楚交织,一个人悄悄地到后花园仰望蓝天,让内心得以释放,让灵魂得以洗刷……
  特别喜欢杨慎的《临江仙》,此词甚为豪迈、悲壮,它将大江英雄功成名就后的孤独、失落感,高山隐士对名利的轻视、淡泊抒发得淋漓尽致。历史像滚滚长江一样,虽汹涌东逝,给人的感受却是豪迈中的深沉,雄浑后的沧桑。
  常说高山隐士心中,所谓千古名垂的丰功伟绩只不过是饭后茶余的谈资,不足道也!然而,面对似血的残阳,铁青的苍山,几人能像白发的渔夫、悠然的樵汉,意趣盎然“惯”于秋月春风,体会那份莫名的孤独与苍凉?
  人到不惑,或许因为世俗的理念,或许因为名利的诱惑,竟然感到了生命的沉重。虽然我也深知,人生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满足,但我还是放弃了优裕的环境,惬意的闲适,家庭的温馨,只身来到铜城,来到最具挑战的状元学校。
  岁月的流程永无止境,如同沿途的风景,看过了,就越过了。梦很长,路也长。虽然眼泪千行,依然百转柔肠,可人,哪怕是自身发光的萤火虫,不再是靠别人发光的月亮。我和我的同仁,放弃了休息,放弃了寒暑假,甚至,放弃了春节和家人的团聚。两年,三年,时光磨砺了人,也造就了人。
  华灯初上,星光璀璨。远处是铁一般沉重的山峦,近处是梦一般温柔的流水。欢颜中有艰难,成功中有辛酸,多少次孤独,多少种期待,都在这里融化了。当自己的学生以优异的成绩步入北大、清华等高等学府,当我在大会发言时几度哽咽难言,内心坦然:面对付出,无悔人生!
  冬有飞雪望春月,夏来落花听秋果。如今,我还在每天重复着单调的事情:睡觉、上网、备课、改作业……每一天,都以一种近乎循环的模式流逝着,在悠然中咀嚼生活的曼妙。感慨光阴的流逝时,涵味孟子“父母俱在,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三乐也。”
  改革开放四十年,教育也在不断地改革。作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生人,适逢改革开放年代,处在不断超越生命价值的时代,置身一个不断追求美好梦想的时代,必须用满腔的热情拥抱明天。
  梦在前方,路在脚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